<thead id="cx2ka"></thead>
    1. <output id="cx2ka"><sup id="cx2ka"><track id="cx2ka"></track></sup></output>

      <big id="cx2ka"></big>

        1. 這場5G競速賽 中美歐誰將贏在起跑線上?
          來源:中國新聞網  2018/5/22 16:55:16
              這場5G競速賽,中美歐誰將贏在起跑線上?

          2018年,是各國對5G進行部署的關鍵一年。

          5月21日至25日,3GPP在韓國釜山舉辦5G移動通信標準最終會議,本次會議將最終確定5G商業化的相關標準技術,第一版5G標準或在6月正式出爐。

          國際標準的就位,也意味著全球5G進程將快速提升,各國5G產業的競爭也將日趨激烈。

          根據各國公開報道顯示,中國運營商表示將在2018年組建大規模試驗網,于2019年啟動5G網絡建設,最快2020年正式商用5G網絡;美國四大運營商也已經公布各自第一階段5G部署時間表,部署時間集中在2018年下半年到2020年;歐盟也確定開放5G頻譜,并要求在2018年開始預商用測試。

          5G服務競賽的發令槍已經打響,在這場日趨白熱化的5G競速賽中,各國的表現如何?

          中國:2020年或成大考之年

          在5G全球頂級玩家陣營中,中國企業的表現一直很積極。

          據無線技術公司Inter Digital Inc.的計算,去年5G標準的方案提交中有34%的方案來自中國公司,中國是提交方案最多的國家。

          中國企業在5G方面的成績離不開政府的支持。早在2013年2月,工信部、發改委、科技部就聯合成立IMT-2020(5G)推進組,依托重大專項大力支持5G技術創新,全面啟動5G技術研發試驗,成立全球首個由政府主導和規劃的國家5G試驗。

          在北京郵電大學教授曾劍秋看來,看好中國在5G時代的發展主要有三大原因:

          一是中國有強大的5G市場和用戶規模。根據數據顯示,目前中國的移動互聯網用戶已經達到14億,甚至超過了人口數。中國智能手機的用戶群體也非常龐大,僅蘋果公司賣給中國消費者的蘋果手機數量就已接近2億,這樣龐大的市場需求也促使中國各方積極“備戰”5G。

          二是中國有良好的網絡基礎。目前中國共建成125個大型、超大型數據中心,對移動數據和互聯網業務發展都有有力支撐。以光纖寬帶滲透率為例,中國光纖寬帶滲透率已可以達到80%。

          三是中國市場具有包容性,能夠各取所長促進自身發展。早在3G時代中國就開始吸納歐美等國家制定的通信標準,對其進行研究和學習。在5G時代,工業和信息化部總工程師張峰就公開表示,中國鼓勵企業包括國外的一些合作伙伴,積極地參與5G的研發和試驗,鼓勵外國企業與中國企業更好地合作。

          “中國在5G時代越來越強是大勢所趨。”曾劍秋說。
          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在接受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采訪時也表示,中國現在正力爭在5G時代走在前面,努力改變3G和4G時代落后的局面,在5G的標準設定方面做出自己的貢獻,也在爭取在國際社會上的話語權。

          2018年將成為中國5G標準確定和商用產品研發的關鍵一年。根據中國工信部新聞發布會上的內容顯示,2018年中國對“標準、研發與試驗”三項工作將進行同步開展。

          “為進一步促進第五代移動通信系統的應用和發展,今年1月我們召開了第三階段規范發布會,向參與的企業頒發了“課本”和“考試大綱“,這也標志著研發試驗正式進入了第三階段。”張鋒說。而根據工信部此前發布的計劃顯示,2020年中國要全面實現5G商用。

          政府、運營商、企業“三管齊下”,中國會在5G時代領跑嗎?目前看來,2020年或將成為“大考”之年。

          美國:領先地位受威脅

          隨著全球5G競爭日趨白熱化,美國企業也在積極布局,希望重新奪回“通信業老大”的寶座。

          在1G時代,美國企業摩托羅拉率先研發了無線通訊工具,開創了模擬通信時代,成為當時毋庸置疑的通信業老大。

          但到了2G時代,歐盟研發了新的移動通信技術GSM,全球GSM移動用戶量也一度超過10億。而與此同時,美國企業高通雖研制了CDMA與之抗衡,卻并未能如愿成為全球性的通信標準。

          到了3G時代,中國的首次亮相以及歐洲的乘勝追擊,讓美國通訊業對全球的控制力更加下滑。

          在全球4G標準競爭熱潮中,歐洲推出的FDD-LTE和中國推出的TD-LTE成為了4G標準,而美國推出的WiMAX卻逐漸退出了4G的舞臺。

          曾劍秋說:“實際上在4G發展后期就只剩下兩大標準,美國在4G的時候,在標準方面已經不再唱主角了。”

          從1G時代的一家獨大到3G時代的三權分立,最后再到4G時代的黯然離場,“美國已經發現自己在通訊產業里并不是很強了,”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長王志勤也表示:“美國目前沒有占有絕對優勢的電信設備廠家。”

          對此,電信分析師付亮直言:“美國目前供貨商減少,使得競爭不夠充分。全球設備本來就沒有多少家,剩下的企業壟斷性更強,報出的價格更高,應對運營商和客戶需求的動力會更弱。”

          除此之外,美國布局5G,頻率分配是另一個繞不開的問題。“在頻率分配這方面,在中頻部分美國還需要進行協調。”王志勤說。

          鄔賀銓也表示:“美國目前分配的頻率都比較高,這么高的頻段對無線蜂窩網絡來說是不適用的,這部分需要進一步解決。”

          歐盟:5G發展相對保守

          歐盟早在2016年就發布了“5G行動計劃”,計劃中明確提出將在2018年開始預商用測試,到2020年在每個成員國家至少選擇一個主要城市完成5G部署,并在2025年之前完成主要公路和鐵路的5G部署。

          然而業界對歐洲部署5G的情況卻有很多消極的聲音,“歐洲在5G承諾和部署方面明顯落后于中國和北美,”CCS Insight研究主管本伍德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。

          這并非一家之言,科技研討與咨詢公司GlobalData Technology在其最新發布的一份陳說中也指出:雖然5G網絡的確將在2020年成為干流技術,但歐洲的安排將大大落后亞洲和美國。

          美國CNBC的報道也表示,種種跡象表明,歐洲的5G推廣很可能落后于美國、中國等其他地區。

          “歐盟各國在5G領域落后其中一個原因是投資,”王志勤表示,歐洲近些年經濟較為低迷,互聯網整體業務發展情況也并不樂觀,從運營商網絡投資方面,投入和產出比不高。

          鄔賀銓對此表示贊同:“歐洲經濟發展的態勢并不好,所以在投資方面略顯不足,而5G的部署是需要投資的。”

          歐盟部署5G動作緩慢也有其歷史遺留問題。“歐洲在發展3G、4G的時候,在頻率拍賣方面,政府收取了比較高額的頻率占用費,對企業造成一定的成本壓力。”王志勤說:“歐洲在發展3G、4G的時候就沒能搶占先機,所以5G發展緩慢也是挺自然的一件事。”

          而在技術上,歐盟各國也面臨挑戰。曾劍秋說:“歐洲在技術上來說還是比較單一,在發展3G、4G時期,技術上就顯得比較單一,歐洲后來制定出的WCDMA(3G國際標準之一)實際上技術還是來自于美國的。”

          此外,美國早在2016年就開始為5G分配頻率,而中國也已經發布5G系統在中頻段內頻率的使用規劃,而歐洲國家還在為關于無線電波頻譜的分配而“爭論不休”:一方面歐盟議員已經決定,在20年時間里釋放5G無線電頻率,而另一方面,眾多業內業內機構卻表示,這還需要更多的投資。

          對此,曾劍秋表示:“由于歐盟是個分散的體系,所以想在這部分問題上達成一致確實存在困難,還需要一定的時間。”


          編輯:aiqiu
         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
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cx2ka"></thead>
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cx2ka"><sup id="cx2ka"><track id="cx2ka"></track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cx2ka"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head id="cx2ka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2. <output id="cx2ka"><sup id="cx2ka"><track id="cx2ka"></track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cx2ka"></big>